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近来不仅频繁露面,还经常发表观点。美国《大西洋月刊》记者杰弗雷·戈尔德贝格日前在其博客上透露,卡斯特罗不久前在接受其专访时曾罕见地表示古巴的计划经济模式已经行不通了。

哈瓦那9月13日电(记者 Jeff
Franks)—一名美国记者曾报导称,菲德尔・卡斯特罗说古巴的经济模式不再可行。但卡斯特罗最近声称自己的话被曲解了,这位美国记者周一对此表示惊讶。

图片 1

  “我们自己都行不通了”

图片 2

图片 3

  上周,卡斯特罗因为在《大西洋月刊》上看到杰弗雷·戈尔德贝格撰写的一篇有关伊朗和以色列之间对峙的文章而邀请后者到古巴进行专访,谈论自己对伊朗问题的看法,这是他因病引退以来首次接受一名美国记者的专访。

2010年9月10日,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哈瓦那大学出席其新书介绍会。
REUTERS/Omara Garcia/Cuban Government National Information Agency

2011年5月10日,中国拉丁美洲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徐世澄研究员在世界历史研究所做题为“古巴经济模式的‘更新’与古共‘六大’”的专题报告会。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张顺洪研究员主持报告会,世界历史研究所党委书记赵文洪研究员等出席。
徐世澄研究员认为,古巴革命胜利后古巴经济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一是革命胜利后初期,古巴政府进行了一系列的经济社会民主改革,并很快开始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古巴政府于1959年和1963年两次颁布《土地改革法》,由此农村中的大庄园制和富农经济均被消灭。与此同时,政府还对本国和外国企业实行国有化。通过一系列举措,古巴革命政府领导古巴人民改变旧的经济制度,建立新的生产关系。1961年4月16日,以卡斯特罗为首的古巴革命领导选择了将革命从民族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5月1日,卡斯特罗宣布古巴是社会主义国家。古巴的经济建设进入社会主义阶段。
二是20世纪70、80年代,古巴实行制度化改革,采用了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模式,并同苏联东欧实行经济一体化。1972年古巴加入经济互助委员会,参与并实现了同苏联、东欧经济的一体化,建立了以糖、镍、酸性水果等专项生产和出口的生产专业化方向。70年代和80年代前期,古巴参照苏联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的模式,进行了经济体制的改革,全面推行经济领导和计划体制。
三是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初,古巴适时地调整经济发展模式,通过变革开放,坚持社会主义。1986年4月,古巴开展了“纠正错误和消极倾向进程”。卡斯特罗强调古巴不能照搬苏联、东欧的模式,古巴建设社会主义需要“寻找一条新的道路”。通过实施关闭农民自由市场、恢复国家统购统销制度、禁止私人买卖房屋等一系列“纠偏”举措,古巴经受住了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对它的巨大冲击,保证了古巴建设的社会主义方向。苏联解体后,古巴先是采取一系列应急措施,实行生存战略,维持国家经济的运转和居民的基本食品供应,随后,又采取一些有长期发展战略意义的措施,开始变革开放,将包括糖业在内的所有生产部门都向外资开放,并将经济发展的重点由制糖业转移到旅游、医疗器材和生物制品的医药产品的生产和出口上面,加快了纳入世界经济体系的进程。
徐世澄指出,21世纪特别是劳尔•卡斯特罗接替菲德尔•卡斯特罗以来古巴经济模式的“更新”。2006年7月底,菲德尔•卡斯特罗因病将他所担任的最高行政职务暂时移交给劳尔•卡斯特罗等。劳尔在2007年7月26日的讲话中,提出古巴应该进行“必要的结构变革和观念的变革”。2008年2月24日,劳尔正式接替菲德尔,就任国务委员会主席和部长会议主席。在就职演说中,劳尔承诺古巴新政府工作的重点是解决经济和民生问题,承诺政府将逐步“取消一些已过时的、简单的限制,今后还将取消另外一些复杂的限制和规定”。2010年
8月1日,古巴部长会议副主席、经济和计划部长马里诺•穆里略在古巴人代会上说,古巴要“进行不向市场让步的古巴社会主义经济模式的更新”。9月13日,古巴宣布进行国有部门改革,促进个体经济发展。与以往的变革不同的是,这次古巴“更新”社会主义经济模式所采取的措施有两个特点,一是来势凶猛,牵涉面大;二是触动了经济结构和观念问题。它不是局限于某一方面,而是开始对古巴经济发展模式开始进行结构性的改革。除了克服金融危机对古巴经济的冲击之外,解决经济模式内部的结构性问题以及改善民生也是古巴政府实施经济“更新”的动因。
徐世澄还分析了“更新”社会主义经济模式可能对古巴产生的影响。他认为,国有部门改革将造成大量员工下岗,这将影响到古巴百万民众的民生,由此也会大力冲击古巴政府的社会保障能力,其原有的社会保障制度势必将发生较大的变化。
最后,徐世澄研究员介绍了古巴共产党第六次代表大会的基本情况。2011年4月16——19日,古巴共产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在哈瓦那举行。会议共通过了三项决议:《关于(劳尔•卡斯特罗所作的)中心报告的决议》、《关于〈党和革命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纲要〉的决议》和《关于完善人民政权机关、选举制度和行政区划的决议》,并选举产生了以劳尔•卡斯特罗为第一书记、马查多•本图拉为第二书记的、由115人组成的新的中央委员会。对于古共“六大”的意义,徐世澄研究员总结道:在政治上,大会确立了以劳尔为第一书记的新的党中央领导班子,宣布实行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任期制,取消了事实上的终身制;健全了党的集体领导制度和党内的民主集中制;在经济和社会方面,大会就“更新”经济和社会模式的《纲要》,统一了思想,达成了共识,为古巴未来的经济变革确定了方向。同时,他指出古巴的经济和社会模式的“更新”依然面临着不少困难和挑战,古巴“更新”模式的路途不可能是笔直平坦和一帆风顺的,但其前景是光明和令人乐观的。

  卡斯特罗就古巴国内问题发表看法并不多见,因为不想给外界一个干预自己弟弟劳尔执政的印象,卡斯特罗2006年住院之后已经将管理国家的权力移交给了自己的弟弟劳尔。

美国《大西洋月刊》记者葛德柏格(Jeffrey
Goldberg)称,84岁的卡斯特罗以前曾发表过类似言论,并称古巴正在进行的经济改革表明“古巴模式不可行已是不言而喻啦”。

(世界历史所亚非拉室 杜娟供稿)

  当时戈尔德贝格问卡斯特罗古巴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否还有输往别国的价值,对此老卡的回答是:“古巴的经济模式甚至对我们自己而言都已经行不通了,更别说要输往别的国家。”卡斯特罗的这一表态是在谈论伊朗核问题的间隙偶然而发,并没有进一步详细阐述。古巴政府对于戈尔德贝格的说法也没有进行任何回应。

葛德柏格上周在博客中写道,两个星期前他在哈瓦那采访卡斯特罗时向他问道,古巴模式是否依然有输出他国的价值,卡斯特罗回答道:“即使对我们,古巴模式都不再可行。”

  可能暗示他支持古巴经济改革

但卡斯特罗上周五在演讲中批驳了葛德柏格,称不是引述错误,而是曲解了他的意思。

  卡斯特罗的这一表态十分罕见,因为他本人就是这一模式的缔造者。有分析人士认为,从老卡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可能意味着他支持改革。

“实际上我的意思是截然相反的,”他说,“我的意思是,世人都知道,资本主义制度对美国和世界都行不通,导致一场又一场危机,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前苏联解体之后,由于来自前苏联的援助大幅减少甚至是终止,古巴在经济上曾经历过一段困难时期,当时也有改革的呼声,但其政治和经济模式并没有改变。

但葛德柏格却坚持认为没有理解错。

  目前,政府仍然控制着整个国家9成以上的经济活动,私营经济所占的比重很低,大部分工人的月薪只有20美元,而政府则提供免费的教育和医疗,部分食品也是通过政府配给的方式以极低的价格卖给民众。

“我不知道你怎麽能把它理解成相反的意思,”
他在电话会议上告诉记者,“当然,我对他的话感到很意外。”

  这种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模式无法激发民众的劳动积极性,经济缺乏活力。

编译:高虹 发稿:程芳

  前不久,劳尔已经进行了一系列温和的经济改革,比如允许个体户从事工商业活动、允许农民承包一定的土地等等,当时有不少传言称古巴要效仿中国进行改革,走市场经济道路。但到目前为止古巴的改革还相当温和,计划经济的总体框架并没有根本打破。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报道还称,卡斯特罗也质疑自己当年在古巴导弹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

  当时,前苏联准备在古巴修建导弹发射设施,这引起美国的强烈反应,派出舰队对古巴进行封锁,要求前苏联将相关的设施撤走。

  那场危机差点将全世界引入核战争,卡斯特罗本人当年曾建议苏联领导人用核武器对付美国。

admin 政治人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