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7.5万平方米广场的上空,“龙腾盛世”的大型烟花闪耀夺目,“20周年”的数字焰火,则昭示着晚会主办方中阳钢铁集团(下称“中阳钢铁”)进入“纪念”时间。

摘要:
9年前,他离开扎根50余年的这片故土,升任山西吕梁行署副专员时,中阳县政府新大楼及楼前的中兴广场刚刚建成。张中生在张中生的把控下,烟雾腾腾的煤炭经济,造就了一个贪官、巨贾和骗子的江湖。图为中阳街景,运输车排长队。
澎湃新闻 陈竹沁
图张中生近年在中阳二郎坪修建的别墅,一字排开有上百米。再上一层则是被视为“特供”的市政工程二郎山公园。
澎湃新闻 陈竹沁
图2012年2月6日元宵节的晚上,张中生在中阳县度过。9年前,他离开扎根50余年的这片故土,升任山西吕梁行署副专员时,中阳县政府新大楼及楼前的中兴广场刚刚建成。此刻,7.5万平方米广场的上空,“龙腾盛世”的大型烟花闪耀夺目,“20周年”的数字焰火,则昭示着晚会主办方中阳钢铁集团(下称“中阳钢铁”)进入“纪念”时间。作为中阳官场人尽皆知的“实际一把手”,在中阳钢铁董事长袁玉珠和县委领导的簇拥下,张中生仍是当仁不让的主角。此前数年,中阳钢铁毫无意外地成为吕梁煤炭资源整合的几大主体之一,张中生也从不避讳民间所谓“张中生才是中阳钢铁董事长,袁玉珠只是总经理”的传言,屡屡为中阳钢铁站台。辉煌如烟花,转瞬即逝。山西煤炭富商邢利斌被查后,2014年5月29日,退休已一年的张中生命运倾覆,也未能逃过被查之劫,围绕他的政商帝国也轰然倒塌。在其身后,两任吕梁市委书记聂春玉、杜善学被查,与其关系密切的山西煤炭富商袁玉珠、贾廷亮亦被带走。多位中阳政商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张中生堪称多位煤炭富商的“教父”,或是吕梁窝案核心,前吕梁市委书记聂春玉亦遭其排挤压制。携深厚的中阳官场资源,再加上副市长任上分管煤炭的大权,张中生“一句话就能决定煤矿开闭或兼并”,从中获取巨额利益。熟悉其人的老干部直言,“中生炼矿,投入的是权力。”上述多位人士还称,在中阳,张中生为官霸道成性,私仇必报,扶持亲信亦不遗余力,完全左右官员“上下”。“家庭医生做了县医院院长,家庭教师做了县长助理,看门的做了公安局纪检书记”等顺口溜,均确有其事。在张中生的把控下,烟雾腾腾的煤炭经济,造就了一个贪官、巨贾和骗子的江湖。这个柳林裁缝之子,因出生中阳,而取名“中生”。其后44年宦海沉浮,张中生留下诸多恶评,中阳人对其怨声载道,留下一句喟叹,“中阳害了他,他也害了中阳”。1234
/ 4 页下一页

摘要:
记者从多名吕梁官场人士及企业主处获悉,当地已有多名能源企业主和官员被带走协助调查。这其中包括山西中阳钢铁有限公司(下称“中阳钢铁”)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袁玉珠,山西离柳焦煤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离柳集团”)前任董事长邸存喜(现任董事长郭继平已于本
…随着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的落马,其主政8年之久的山西吕梁,正在成为该省反腐重点地区。《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多名吕梁官场人士及企业主处获悉,当地已有多名能源企业主和官员被带走协助调查。这其中包括山西中阳钢铁有限公司(下称“中阳钢铁”)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袁玉珠,山西离柳焦煤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离柳集团”)前任董事长邸存喜(现任董事长郭继平已于本月初被带走),以及一名已退休的副厅级干部。当地人士告诉记者,上述几人被带走调查,与此前落马的聂春玉关系极大。而根源则是因“7000万嫁女”名噪一时、如今深陷重整风波的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联盛”)董事局主席邢利斌。邢利斌今年3月被带走调查后,陆续有吕梁现任或前任官员落马。其中包括已退休的吕梁市分管煤炭工业的副市长张中生,以及曾在吕梁任市委书记、后升任山西省委常委的杜善学和聂春玉(详见本报8月25日头版头条《山西政商的灰色朋友圈》)。由于上述企业均为联盛的互保企业,这也给联盛重整蒙上阴影。同时,相关贷款银行也闻风而动,如果再度出现对企业进行催贷或抽贷等行为,必将让当地本就脆弱的经济再遭重创。失联的大佬有当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8月23日,也就是聂春玉被宣布接受调查当天,吕梁至少被带走了5名煤焦老板,他们的厂矿主要分布在中阳县、交口县、离石区。多名当地官员及企业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我们也无法联系上袁总,其余的无可奉告。”中阳钢铁的一名中层告诉记者。今年61岁的袁玉珠,是中阳钢铁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同时担任山西省工商联合会副会长。2005年,袁玉珠跻身胡润中国能源富豪榜,名列21位。在吕梁市中阳县,绵延数公里的厂房、住宅,正是他的“十里钢城”。和邢利斌在柳林一样,在中阳县,随处可见袁玉珠的痕迹。1985年,袁玉珠与中阳县食品公司联营办起了一座小型炼铁厂,在中阳县建起了6.5立方米的炼铁炉。3年后,他从太原钢铁集团争取到50万元的投资,自筹资金150万元,联营建造了吕梁地区第一座25立方米的新高炉。30年后,中阳钢铁拥有总资产200亿元,实现年产值150亿元,是中阳县最大的企业。无论是中阳钢铁的员工,还是当地与其有交集的企业家,对袁玉珠的评价都是“做人低调、为人谦和”。而袁玉珠本人与邢利斌交往颇深,联盛与中阳钢铁之间,也有10亿元以上的互保协议。同样协助调查的,还有离柳集团前董事长邸存喜,而现任董事长郭继平也于本月初被带走。离柳集团是吕梁当地的国有煤炭企业,但却因为煤矿服务年限长、资源几近枯竭,亏损非常严重。2011年,由联盛与北大青鸟分别出资90%与10%组成联盛青鸟公司后,斥资40亿元持有离柳集团49%的股权。离柳集团属于国有煤矿,由于年代久远,资源已然耗尽。据当地企业界人士介绍,邢利斌对此有着大的拓展计划,依托离柳集团的国营身份减少获批优质矿产资源的阻力,新建大产能矿井。但据知情人士介绍,这一计划还在运作之中,入股离柳集团的资金即被邢利斌挪走。此后合作事宜再无进展。一条绳上的蚂蚱从白手起家,到坐拥600亿元资产,执掌联盛这一山西最大民营煤炭集团的邢利斌在政商两界人脉极广。去年8月初,邢利斌失踪许久后回到吕梁,首先就去拜访市县各级领导,而非众多苦等数月的债主。邢利斌被带走后,首先落马的是张中生。浸淫官场多年的张中生,在当地政商两界均极具威望。吕梁排名前列的煤炭钢铁企业,均是其一手扶植壮大的。在当地官场人士看来,张中生被带走,与邢利斌有密切关联。据知情人士介绍,张中生在邢利斌的发家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邢利斌的第一桶金正是在中阳县盘下一座小铁厂赚得的。尽管后来成名于柳林县,但邢利斌有大量实业位于中阳县。时至今日,邢利斌仍在中阳县有包括煤矿在内的众多产业。在提及二者关系时,有知情人士称,在邢利斌眼里,张中生就是自己的教父,“而张又不只是邢利斌一个人的教父。”包括袁玉珠等人,都对张中生言听计从。“中钢袁玉珠只是总经理,张中生才是董事长。”通过当地这句流传许久的笑话,可以看出两人关系非同一般。而此类政商关系,在当地并不少见。“张是一个相当有能力的人,他善于利用政策让企业利益最大化。”一名老板这样评价张中生。据这名老板介绍,吕梁众多老板在遇到问题时,都会与张中生商量:一是其“水平”颇高,善于把握政策,总能帮助企业做出“正确”的选择;二是张中生在吕梁甚至山西人脉极广,很多问题都能“摆平”。除张中生外,聂春玉也与多名老板关系密切。以邢利斌为例,“7000万嫁女”风波后,聂春玉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为邢利斌说好话。邢利斌在几次约吕梁某重要领导吃饭未果后,聂春玉又拉下身段亲自打电话相邀。邢利斌被带走后,多名当地官场人士猜测,下一个落马的会是张中生,待其落马后,多名人士又预测,会有大批老板被问话调查。此外,由于此次涉事企业均为联盛互保企业,难免会令本就进展不顺的联盛重整雪上加霜,进而影响本就脆弱的当地经济。

  此前数年,中阳钢铁毫无意外地成为吕梁煤炭资源整合的几大主体之一,张中生也从不避讳民间所谓“张中生才是中阳钢铁董事长,袁玉珠只是总经理”的传言,屡屡为中阳钢铁站台。

  上述多位人士还称,在中阳,张中生为官霸道成性,私仇必报,扶持亲信亦不遗余力,完全左右官员“上下”。“家庭医生做了县医院院长,家庭教师做了县长助理,看门的做了公安局领导”等顺口溜,均确有其事。

  这个柳林裁缝之子,因出生中阳,而取名“中生”。其后44年宦海沉浮,张中生留下诸多恶评,中阳人对其怨声载道,留下一句喟叹,“中阳害了他,他也害了中阳”。

  作为中阳官场人尽皆知的“实际一把手”,在中阳钢铁董事长袁玉珠和县委领导的簇拥下,张中生仍是当仁不让的主角。

  多位中阳政商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张中生堪称多位煤炭富商的“教父”,或是吕梁窝案核心,前吕梁市委书记聂春玉亦遭其排挤压制。携深厚的中阳官场资源,再加上副市长任上分管煤炭的大权,张中生“一句话就能决定煤矿开闭或兼并”,从中获取巨额利益。熟悉其人的老干部直言,“中生炼矿,投入的是权力。”

  2012年2月6日元宵节的晚上,张中生在中阳县度过。

页码:1/4首页上页1;)234下页末页

  9年前,他离开扎根50余年的这片故土,升任山西吕梁行署副专员时,中阳县政府新大楼及楼前的中兴广场刚刚建成。

图片 1 

  在其身后,两任吕梁市委书记聂春玉、杜善学被查,与其关系密切的山西煤炭富商袁玉珠、贾廷亮亦被带走。

 张中生

  辉煌如烟花,转瞬即逝。山西煤炭富商邢利斌被查后,2014年5月29日,退休已一年的张中生命运倾覆,也未能逃过被查之劫,围绕他的政商帝国也轰然倒塌。

  在张中生的把控下,烟雾腾腾的煤炭经济,造就了一个贪官、巨贾和骗子的江湖。

admin www.bifa9999.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