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原副主任尹红章,手握生物制品临床实验的审批及药品注册申请的技术审评大权。而其妻儿也意识到了他的权力,这一家三口在2002至2014年间,共收取生物制药企业给予的财物共356万余元。而来自北京和上海的数家疫苗生产企业也因向尹红章一家行贿而卷入该案。日前,这一家三口受到了惩罚,北京市一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尹红章有期徒刑10年。其妻郭某某因帮收150万余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其子尹某某帮收107万余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3年。

食药监总局一官员全家受贿获刑

摘要:
研发、生产、审批、上市、采购……这些“问题疫苗”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涉案的公职人员会受到什么处理?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继续来说说大家关心的疫苗。研发、生产、审批、上市、采购……这些“问题疫苗”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涉案的公职人员会受到什么处理?食药监总局三人曾因疫苗案被记过撤职时间先回到两年前的山东疫苗案。当时有三个重要通报。2016年4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调查处理工作汇报。根据已查明情况,会议决定,依法依纪对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卫生计生委和山东等17个省(区、市)相关责任人予以问责,有关方面先行对357名公职人员等予以撤职、降级等处分。2016年8月26日,中央纪委网站发布“中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党组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巡视发现,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关于对药品重审批、轻监管,官僚主义严重,存在严重失职行为。对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活动长达5年没有察觉,监管存在重大漏洞,延误了最佳处置时机;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案件发生后,有关部门组织协调查办案件不力的问题。食药监总局党组研究决定,分别给予总局机关3名相关责任人员行政记大过、记过、撤职处分。不过,这三人是谁,并没有公开消息。2017年3月12日,全国两会期间,时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做工作报告。报告中提到,庞红卫等人非法经营疫苗案曝光后,最高人民检察院立即挂牌督办,山东、河南、河北等地检察机关加强与监管部门和公安机关衔接,批准逮捕355人,已起诉291人,立案查处失职渎职等职务犯罪174人。谁给疫苗审批“开绿灯”疫苗从生产到上市销售要经过很多环节。在中国销售的疫苗,必须进行临床试验,经国家药监局审批合格后,才能获得上市许可。往源头追溯,在疫苗审批环节曾经出过问题。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疫苗”为关键词,搜索了山东疫苗案案发至今,刑事案由的判决书,显示一共有700多条结果,其中216条涉及贪污贿赂。而让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印象最深的是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尹红章曾经长期担任原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主要职责包括组织拟订生物制品的注册管理制度和标准,并监督实施和承担疫苗监管质量管理体系评估的相关工作。2010年9月,尹红章开始担任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负责生物制品审评方面的工作,分管生物制品药学部、研究与评价部等多个部门。在这两个职务上,他都多次利用职务之便,为浙江、上海、辽宁等多家疫苗企业在药品申报、审批等事宜上提供帮助,谋取利益。有一个细节,说明了他是如何为疫苗审批“开绿灯”。2010年年初,辽宁成大生物公司的总经理庄某为尹红章的儿子尹某某提供了100万元,作为尹某某期货生意的启动资金。当年,辽宁成大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曾经向国家食药监总局申请人用狂犬病疫苗“2-1-1”注射方式,但是该公司申报的临床试验方案缺少一个实验数据,第一次审评会的意见是要求辽宁成大公司重做实验、重报审批。但在第二次审评会议上,尹红章建议先通过申报,辽宁成大公司在产品上市后补做实验。然后,该公司的申请顺利通过。去年6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布尹红章二审刑事裁定书,认定尹单独或伙同其妻儿受贿356万余元,维持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万元”的判决。基层贪腐案在216个贪污贿赂的案例中,出现问题最多的是在基层疫苗采购环节。举个例子。梁康斌原任广东省吴川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在2016年3月山东疫苗案件发生后,广东省疾控中心暂停全省疫苗采购工作进行整顿,直到当年7月恢复。为消化库存,国生公司粤西地区业务经理尹某找到梁康斌希望能恢复使用国生公司的疫苗产品,梁康斌表示同意并先后收下了尹某16000元和15000元的现金。也是2016年恢复采购之后,科兴公司湛江地区销售代表杨军威也找到梁康斌,推荐其公司新推出的EV71手足口病疫苗,并行贿5000元。最终,梁康斌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还有的案例,负责采购的人员明知疫苗质量不过关,或销售机构不具备资质,在受贿后依然采购。2011年7月至2016年3月间,乌海市海勃湾区中医院院长刘建民从无疫苗销售资质的段宝云手中违规购进二类疫苗金额共计247余万元,其中2011年7月至2014年4月间,刘建民安排药品采购员盖新华从段宝云手中采购二类疫苗共计1018277.2元。案发后,司法机关调查发现,该院相关部门部分缺失涉案疫苗的检验合格证明、销售凭证、疫苗运输冷链记录等证明文件,使上述疫苗的生物活性和药效存在不确定性,这让接种患者是否获得免疫无法判断。一审判决认为,刘建民和盖新华不构成玩忽职守罪,犯单位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乌海市海勃湾区中医院犯单位受贿罪,判处罚金60万元,违法所得4567183.75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疫苗如何造假?在裁判文书网上,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还找到了一个生产销售“假疫苗”的案例。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韩某,无药品生产、经营许可证及相关资质。在2015年1月至2015年10月期间,他生产并销售人免疫球蛋白疫苗、冻干人用狂犬疫苗、重组乙型肝炎疫苗、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破伤风人免疫球蛋白疫苗。按其本人供述,他造假的狂犬疫苗,粉针成分是辅酶A、水针的成分是氯化钠注射液加蒸馏水,用注射器打入瓶中,用封口机封口,然后装盒;人免疫球蛋白疫苗、破伤风疫苗、乙肝疫苗等都是原疫苗加生理盐水,然后分装用注射器打入瓶中,再封口、装盒。原疫苗是在胡某、吕某、济南药材公司等地方进的;空瓶子是在凤凰工业园门诊吕某那里找来的,所贴的商标有的是在收来的空瓶子上撕下来的,有的是他自己复印的;一部分药盒是从吕某处买来的,有的是在河南郑州买来的。二审刑事判决书显示,韩某还曾经伪造过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冻干人用狂犬疫苗(Vero细胞)”,批号为20140761-02和20140764-02。最终,韩某以生产、销售假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九个月,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刑期从2016年4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生产“问题疫苗”会被判死刑吗?12
/ 2 页下一页

  妻子帮收150余万元被羁押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原副主任尹红章,手握生物制品临床实验的审批及药品注册申请的技术审评大权。而其妻儿也意识到了他的权力,这一家三口在2002至2014年间,共收取生物制药企业给予的财物共356万余元。而来自北京和上海的数家疫苗生产企业也因向尹红章一家行贿而卷入该案。日前,这一家三口受到了惩罚,北京市一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尹红章有期徒刑10年。其妻郭某某因帮收150万余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其子尹某某帮收107万余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3年。

88必发下载 ,  现年59岁的尹红章长期担任原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主要职责包括组织拟订生物制品的注册管理制度和标准,并监督实施和承担疫苗监管质量管理体系评估的相关工作。2010年9月,尹红章开始担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负责生物制品审评方面的工作,分管生物制品药学部、研究与评价部等多个部门。

妻子帮收150余万元被羁押

必发bifa88手机客户端 ,  而尹红章正是利用任职药审中心和生物制品处的便利,为企业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提供帮助来谋取利益。2015年4月,尹红章被带走调查,两个多月后,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通知,免去其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的职务。

现年59岁的尹红章长期担任原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主要职责包括组织拟订生物制品的注册管理制度和标准,并监督实施和承担疫苗监管质量管理体系评估的相关工作。2010年9月,尹红章开始担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负责生物制品审评方面的工作,分管生物制品药学部、研究与评价部等多个部门。

  此外,根据检方指控,2002年至2014年间,尹红章的妻子郭某某明知尹红章利用职务便利为北京和上海的数家疫苗生产企业和生物制品研究所在药品申报审批等事宜上谋取利益,仍与尹红章共同非法收受或者索取上述公司给予的共计150余万元。2015年4月27日,郭某某因涉嫌受贿罪被羁押。

而尹红章正是利用任职药审中心和生物制品处的便利,为企业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提供帮助来谋取利益。2015年4月,尹红章被带走调查,两个多月后,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通知,免去其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的职务。

  参观新房顺手拿走5万元

此外,根据检方指控,2002年至2014年间,尹红章的妻子郭某某明知尹红章利用职务便利为北京和上海的数家疫苗生产企业和生物制品研究所在药品申报审批等事宜上谋取利益,仍与尹红章共同非法收受或者索取上述公司给予的共计150余万元。2015年4月27日,郭某某因涉嫌受贿罪被羁押。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2年至2014年间,郭某某明知尹红章利用职务便利,接受北京一家生物制品公司总经理尹某的请托,为该公司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提供帮助,与尹红章共同非法收受或索取尹某给予的钱款共计35万元。

参观新房顺手拿走5万元

  尹红章称,他于1995年前后与尹某相识,因工作关系两人经常一起开会并由此熟识。2002年尹红章调任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后,尹某的公司申报过甲肝疫苗、SARS疫苗、禽流感疫苗、手足口病疫苗、甲流疫苗等项目,尹某为了能在药品审批上获得照顾,两人之间一直有经济来往。

home-88必发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2年至2014年间,郭某某明知尹红章利用职务便利,接受北京一家生物制品公司总经理尹某的请托,为该公司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提供帮助,与尹红章共同非法收受或索取尹某给予的钱款共计35万元。

  2006年上半年,尹红章分得住房一套,为装修新房,他和郭某某到尹某刚装修完的住处参观。其间,尹某给了他一个装有现金5万元的信封,尹红章直接将信封给了妻子。

尹红章称,他于1995年前后与尹某相识,因工作关系两人经常一起开会并由此熟识。2002年尹红章调任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后,尹某的公司申报过甲肝疫苗、SARS疫苗、禽流感疫苗、手足口病疫苗、甲流疫苗等项目,尹某为了能在药品审批上获得照顾,两人之间一直有经济来往。

  “借款”30万元购买别墅

2006年上半年,尹红章分得住房一套,为装修新房,他和郭某某到尹某刚装修完的住处参观。其间,尹某给了他一个装有现金5万元的信封,尹红章直接将信封给了妻子。

  在2011年尹红章购买小产权别墅期间,他以借款为名向尹某索要30万元。尹红章称当时家中有钱,但由于妻子不愿意拿钱出来,于是他只能找尹某要了30万元。尹红章承认,他确实帮助尹某的公司推动过审批进程。

“借款”30万元购买别墅

  尹某在证言中称,他所在公司生产的疫苗属于生物制品,因为尹红章当时是药审中心副主任,对他的公司存在监管关系,所以尹红章张口借钱他不能不同意。他也知道尹红章虽然口头上说是借钱,但其实就是要钱。尹某称,他之所以送钱,就是为了让尹红章在药品审批方面能够关照他的公司。

在2011年尹红章购买小产权别墅期间,他以借款为名向尹某索要30万元。尹红章称当时家中有钱,但由于妻子不愿意拿钱出来,于是他只能找尹某要了30万元。尹红章承认,他确实帮助尹某的公司推动过审批进程。

  收受80万帮企业加快审批

尹某在证言中称,他所在公司生产的疫苗属于生物制品,因为尹红章当时是药审中心副主任,对他的公司存在监管关系,所以尹红章张口借钱他不能不同意。他也知道尹红章虽然口头上说是借钱,但其实就是要钱。尹某称,他之所以送钱,就是为了让尹红章在药品审批方面能够关照他的公司。

  2007年至2014年间,尹红章夫妇共同收受北京一家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负责人白某给予的80万元。尹红章称,2000年左右,白某成立了北京某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在他担任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期间,他加快了对白某公司生产相关药品的审批进程,使相关药品于2005年获得新药证书,并于2008年获批上市。

收受80万帮企业加快审批

  白某为了表示感谢和维持关系,自2007年起至2014年,几乎每年节日期间都会以请客吃饭或送水果的名义给其送钱,每次送5万元至8万元不等,总数为80万元。白某称,之所以给尹红章送钱,目的就是为了在药品审评中获得他的帮助。

2007年至2014年间,尹红章夫妇共同收受北京一家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负责人白某给予的80万元。尹红章称,2000年左右,白某成立了北京某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在他担任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期间,他加快了对白某公司生产相关药品的审批进程,使相关药品于2005年获得新药证书,并于2008年获批上市。

  受贿25万帮企业打开销路

白某为了表示感谢和维持关系,自2007年起至2014年,几乎每年节日期间都会以请客吃饭或送水果的名义给其送钱,每次送5万元至8万元不等,总数为80万元。白某称,之所以给尹红章送钱,目的就是为了在药品审评中获得他的帮助。

  此外,尹红章夫妇还共同非法收受上海一家生物科技工程研究所法定代表人姚某给予的钱款25万元。尹红章称,姚某研究所主要生产销售小牛血清制品,他分管的药厂中有姚某的供货厂商。因销路不好,姚某想利用尹红章职务上的影响力帮她的产品提供销路。为此,姚某两次给其现金共25万元。

受贿25万帮企业打开销路

  虽然尹红章称,他没有直接帮姚某推销过产品,但相关证言显示,上海一家采购单位所购的小牛血清主要来源于两家公司,其中一家便是姚某的公司。姚某个性比较张扬,多次宣称自己和尹红章关系很好。上海这家采购单位的领导也曾提到过,如果姚某公司的产品可以使用并检验合格,就用姚某公司的产品。

此外,尹红章夫妇还共同非法收受上海一家生物科技工程研究所法定代表人姚某给予的钱款25万元。尹红章称,姚某研究所主要生产销售小牛血清制品,他分管的药厂中有姚某的供货厂商。因销路不好,姚某想利用尹红章职务上的影响力帮她的产品提供销路。为此,姚某两次给其现金共25万元。

  儿子炒期货“筹资”百万

虽然尹红章称,他没有直接帮姚某推销过产品,但相关证言显示,上海一家采购单位所购的小牛血清主要来源于两家公司,其中一家便是姚某的公司。姚某个性比较张扬,多次宣称自己和尹红章关系很好。上海这家采购单位的领导也曾提到过,如果姚某公司的产品可以使用并检验合格,就用姚某公司的产品。

  尹红章的儿子尹某某于2007年从华东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专业毕业。2010年初,尹某某经尹红章介绍认识了辽宁成大生物公司的总经理庄某。他告诉庄某,自己正在筹资做期货,问庄某是否感兴趣。庄某很快领会了对方的意图,2010年11月上旬,庄某分两次给尹某某转账共100万元,尹某某利用这笔资金开始了自己的期货生意。

儿子炒期货“筹资”百万

  此外,从2012年开始,尹某某就挂职在庄某公司的驻京办事处,虽然没上过一天班,但庄某依然按月给其“工资卡”内发1800元。

尹红章的儿子尹某某于2007年从华东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专业毕业。2010年初,尹某某经尹红章介绍认识了辽宁成大生物公司的总经理庄某。他告诉庄某,自己正在筹资做期货,问庄某是否感兴趣。庄某很快领会了对方的意图,2010年11月上旬,庄某分两次给尹某某转账共100万元,尹某某利用这笔资金开始了自己的期货生意。

  尹红章夫妇对儿子用药企提供的100万元炒期货心知肚明,尹红章也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为药企提供便利。2010年,辽宁成大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向国家食药监总局申请人用狂犬病疫苗“2-1-1”注射方式,由于该公司申报的临床试验方案缺少一个实验数据,第一次审评会的意见是要求辽宁成大公司重做实验、重报审批。但在第二次审评会议上,由于尹红章的建议,决定先通过申报,并要求辽宁成大公司在产品上市后补做实验,该公司的申请就此顺利通过。

此外,从2012年开始,尹某某就挂职在庄某公司的驻京办事处,虽然没上过一天班,但庄某依然按月给其“工资卡”内发1800元。

  主动交代并退缴全部赃款

尹红章夫妇对儿子用药企提供的100万元炒期货心知肚明,尹红章也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为药企提供便利。2010年,辽宁成大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向国家食药监总局申请人用狂犬病疫苗“2-1-1”注射方式,由于该公司申报的临床试验方案缺少一个实验数据,第一次审评会的意见是要求辽宁成大公司重做实验、重报审批。但在第二次审评会议上,由于尹红章的建议,决定先通过申报,并要求辽宁成大公司在产品上市后补做实验,该公司的申请就此顺利通过。

  在2011年至2014年间,郭某某与尹红章还共同收受了北京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杜某给予的17万元。

主动交代并退缴全部赃款

  尹红章称,他2010年就认识了杜某,2011年初他购买别墅时发现杜某也住在同一个小区,于是来往逐渐密切。因为他是药品审评中心主管生物制品的副主任,而杜某的公司研发生产疫苗,所以杜某刻意讨好他,并给他送过两次钱。杜某称,由于当时他的公司有几个疫苗正在审评中心审评,所以他希望尹红章在审批方面不要为难其公司。2012年左右,杜某的公司有多个项目获得了审批。

在2011年至2014年间,郭某某与尹红章还共同收受了北京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杜某给予的17万元。

  尹红章被控单独或和妻儿共计收受生物制药企业给予的财物共计356万余元,其中伙同妻子收取了150余万元,儿子则“助攻”了100万元。尹红章被查获后,主动交代了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并退缴了全部赃款、赃物。

尹红章称,他2010年就认识了杜某,2011年初他购买别墅时发现杜某也住在同一个小区,于是来往逐渐密切。因为他是药品审评中心主管生物制品的副主任,而杜某的公司研发生产疫苗,所以杜某刻意讨好他,并给他送过两次钱。杜某称,由于当时他的公司有几个疫苗正在审评中心审评,所以他希望尹红章在审批方面不要为难其公司。2012年左右,杜某的公司有多个项目获得了审批。

  法院审理认为,尹红章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单独或伙同他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尹红章所犯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在尹红章伙同他人共同受贿的犯罪事实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且在部分犯罪事实中具有索贿情节,依法应予从重处罚。

尹红章被控单独或和妻儿共计收受生物制药企业给予的财物共计356万余元,其中伙同妻子收取了150余万元,儿子则“助攻”了100万元。尹红章被查获后,主动交代了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并退缴了全部赃款、赃物。

  鉴于尹红章到案后,能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同种罪行,且涉案赃款、赃物均已追缴,故可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法院遂以受贿罪判处尹红章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尹红章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单独或伙同他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尹红章所犯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在尹红章伙同他人共同受贿的犯罪事实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且在部分犯罪事实中具有索贿情节,依法应予从重处罚。

  尹红章的妻子郭某某在与丈夫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20万元。儿子尹某某也被认定为该案的从犯,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10万元。

鉴于尹红章到案后,能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同种罪行,且涉案赃款、赃物均已追缴,故可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法院遂以受贿罪判处尹红章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万元。

  来源:环球网

尹红章的妻子郭某某在与丈夫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20万元。儿子尹某某也被认定为该案的从犯,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10万元。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admin www.bifa9999.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