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雄“犯事儿”的消息最早在张则村传开是2014年下半年,村里一位在外地念书的学生这年暑假回乡时把“郭伯雄落马”的网络传言告诉了乡邻。多数的年轻人们对村子里这位“国家大人物”并无直观印象,他们只是在爷爷奶奶辈口中知晓郭家的“传奇”。

图片 1

图片 2

  2015年7月30日晚间,传言终被坐实,“八一建军节”前夕,军队反腐再下关键一城。新华社《新华视点》报道,当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郭伯雄组织调查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决定给予郭伯雄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严重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咸阳市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已落马原国家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此度过了“连玉米棒子都吃不上”的童年和少年。然而,家族的贫农身份也让他得到了实现命运转身机会。从张则村、408工厂、兰州军区、再到中央军委,《棱镜》遍寻郭伯雄的工作之地,试图还原这位军中“西北狼”的仕途轨迹。

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落马,是继徐才厚之后的又一落马上将。郭家兴于郭伯雄一辈,自郭伯雄起,有多人供职于军队,其子郭正钢在2015年两会前夕落马,借助郭正钢势力敛财的儿媳吴芳芳也被控制。

图片 3

  郭伯雄成败录:起步学徒工收网“西北狼”

家族内多人供职于军队

新华社北京4月5日消息,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依法对中央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立案侦查。日前,对该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图片 4

郭伯雄之父郭孝西,生于1913年,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人。他在1977年就早早离开了人世,很多村民已经不太记得他的样子,只说他是个普通的农民。母亲曹氏18岁那年,郭伯雄出生,小名“锤锤”。之后,郭孝西夫妇又陆续生下四儿两女。2000年,曹氏去世。

军事检察院依法查明,郭伯雄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职务晋升或调整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郭伯雄对涉嫌受贿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郭伯雄家族位于张则村的住宅

郭伯雄的二弟曾“在兰州部队工作”,现已退休。其五弟小名为“高兴”,目前“在西安部队工作”。一位内部人士确认,“高兴”目前在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担任领导职务。该服务社的官方网站介绍,服务社始建于1955年5月,最初只有15名工作人员,以复转军人和干部家属为主,主要为部队内部提供日用品。1990年12月5日,由陕西省军区后勤部出资1100万元人民币,成立新的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总部位于西安知名商圈,紧邻省军区大院。记者发现,军人服务社里品牌专柜、超市、电影院、KTV等一应俱全,规模比一些普通商场更大。

足迹

  从一名义务兵直至成为国家领导人,郭伯雄在军队系统职务迅速升迁的51年中,其家族内的数位兄弟及晚辈也在军队及政府系统内谋得职务,所在岗位亦与郭伯雄密切相关。目前尚不知晓郭伯雄是否在此中发挥了作用。

据内部人士透露,郭伯雄的一个内弟目前也在陕西省军区担任要职,是副军级干部,已晋升为少将。2015年3月,其内弟家有老人去世,在农村老家办丧礼的人十分警觉,一旦发现有陌生人靠近,立即进行警告,甚至盘问。

郭伯雄,1942年7月生人,陕西省礼泉县人。家中七个儿女,行老大。

  郭伯雄的落马是新一届政府反腐中迄今为止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之一。虽隐秘推进,亦可循痕迹。然而,即使在独子郭正刚被正式公开调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郭伯雄似乎对自己的命运依然乐观。

到其下一辈,郭家实力更加壮大,各人发展都很不错。郭伯雄之子郭正钢,是2015年两会前夕落马的14只“军老虎”之一。2015年1月14日,郭正钢佩戴少将军衔出席浙江省军区党委十一届九次全体会议,成为毛新宇之后中国第二位“70后”少将,跻身浙江省军区党委常委。曾在兰州军区第21军驻甘肃某师后勤部服役的一名礼泉籍人士告诉记者,郭正钢的一个堂弟在该师担任要职。

1957年,15岁的郭伯雄小学毕业,进入县城礼泉仓校读初中。当时农村生活非常贫困,为减轻家庭生活负担,郭伯雄只读了一年初中,就被招工进了邻县兴平的军工企业408厂。

  《棱镜》调查到,在3月上旬,郭伯雄还乘坐专机到达西安,停留数日后在3月11日返回北京,在此期间,其还与自己一位30多年的战友会面。这位与郭伯雄关系紧密的前兰州军区高层、现陕西省高级官员告诉《棱镜》,郭伯雄此次到西安来是探望自己逾90岁的岳母,对方身体不好。

图片 5

进入408厂当工人,对郭伯雄这个农家子弟而言,是其命运的转折点。在那个时代,工人阶级的名号在“工、农、兵”中排名第一。郭伯雄2014年3月30日在视察408工厂时表示“工厂变化很大,都找不到原来工作过的地方了,今天终于了却了多年想回来看看的心愿”。

  郭伯雄当时对于外面盛传的自己要被查传言以及举报信都知晓,但是表现淡定,并称外面的“谣言”是因为军队内有人故意要斗他,但其相信自己可以平稳过关。

郭伯雄之子郭正钢。资料图。

在408厂尚未转正的郭伯雄,得到了命运的另一次眷顾。1961年8月,兰州军区到408工厂征兵,郭伯雄参军入伍,随后被分配到解放军陆军第十九军55师164团
。从此,郭伯雄开始了长达52年的戎马生涯。

  起步学徒工

有人嚣张任性,有人跋扈炫耀

入伍第二年年初,郭伯雄就入了党,之后任副班长、班长。1964年,服役3年的郭伯雄几乎要复员返乡,因其较高的军事素质、文化水平和贫苦的家庭出身,非但没有复员返乡,反而提了干,开始当排长。次年,郭伯雄由排长直接上调至164团司令部,担任政治处宣传股干事。

  从陕西省省会西安往西70公里,咸阳市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已落马原国家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此出生,并度过了清贫的童年和少年。郭伯雄的父亲郭孝西生于1913年,卒于1973年,母亲曹氏生于1924年,卒于2000年。

郭伯雄几个弟妹中,以其四弟郭伯权最广为人知。郭伯权出生于1961年,2013年2月出任陕西省民政厅厅长、党组书记,陕西省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自此,郭伯雄在十九军的晋升加速。1970年至1983年13年间,郭伯雄由164团作训股长成长为第十九军参谋长,级别则由一位副营级军官高升至副军级干部。

  在这个小村子里,郭家从来都不是望族。1950年进行农村阶级成分划分时,郭家被划为贫农,“他家里兄妹多,地里收成不好时连玉米棒子都吃不上”,一位郭伯雄的童年伙伴告诉《棱镜》。郭家兄妹7人,依次分别为郭伯雄、郭伯礼、郭柏荣、郭柏权、郭伯营、郭会莲、郭慧莲(早年已去世)。

2015年2月4日,郭伯权主持召开陕西省民政工作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他在会上强调,2015年应“致力大民生,服务大社会,构建大民政。”而据媒体报道,郭伯权在担任县长时期有句口头禅是:“我能和军委副主席说上话,陕西省省长能吗?”

1981年至1983年,郭进入解放军军事学院学习,期间职务分别担任第19军55师参谋长和兰州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

  生于1942年的郭伯雄是这个家庭里的长子,自小身材高瘦,小名“锤锤”,“小时候是听话懂事的孩子,只是没念多少书,就在村里念了小学,”上述人士回忆。

和郭伯权的“炫耀”不同,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则时常表现出典型的“公子哥式任性”。
2011年底,郭正钢接到了国防大学的进修通知,然而军校的学习没能改变郭正钢的性格。一位浙江省军区的退休人员告诉记者:“郭正钢不太爱和下级说话,有时在大院里遇到,和他打招呼,他只是瞥人一眼,头也不点。到后来有人远远看到他,就绕路走了。”说起他在军区的工作表现时,老人连连摇头:“没什么,工作上真的没什么。”

1985年,第十九军编制取消,郭伯雄任职兰州军区副参谋长;1990年,郭伯雄获委任为兰州军区下辖第47集团军军长。

  郭伯雄第一次走出村子是在他16岁那年。1958年,相邻的兴平市408工厂到礼泉县招聘工人,郭伯雄幸运的得到了村里的一个指标。408工厂是中国“一五”期间投资建设的156项重点工程之一,408为代号,主要生产柴油机,目前已更名为陕西柴油机厂,为中船重工集团旗下子公司。

面对中央坚决反腐的决心和力度,身居要职的郭正钢对反腐不以为然,“反腐,搞一搞,意思意思就得了”。在浙江舟山期间,他留给官兵的印象也不佳:基本不到下面的团里去;办公室案头的文件常堆积像座小山,一些非他参加不可的重要会议,他到场后一言不发,轮到他说话时,他照本宣科念完稿后,有时会突然甩手离去,令其他人很是难堪。

郭伯雄在此时期晋升多因其“爱钻研打仗和训练”,从其从军履历不难发现,无论是在团部、军部还是军区,郭伯雄一直在作战训练部门任职。

  这个工人指标让郭伯雄实现了命运的转身。一位老家同在礼泉县、和郭伯雄同时进入408工厂的退休工人告诉《棱镜》,当时国家工厂到村里招聘工人主要是看阶级成分,和学历关系不大,而郭伯雄家在村子里属于贫农阶级,成分很好,所以村里举荐了他。

图片 6

据当时兰州军区政治部一位退役少将回忆,郭对部队军事训练抓得很紧,引起了当时兰州军区司令员和军委领导的注意。特别是在落实时任军委主席江泽民“部队要做到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的要求时很有章法,这些为其后来平步青云奠定了基础。

  在408工厂,一位和郭伯雄一起工作过的退休员工描述,当时郭伯雄在408工厂二十工部26车间做学徒工,当时的规定是必须做满三年学徒工才能升为工人。“大家对他最大的印象是他的饭量大,别人都能吃饱,他就吃不饱,可能是因为个头高”,其回忆,郭工作也很积极,总在上班前20分钟就到了。

郭伯雄的儿媳吴芳芳。资料图。

1993年至1997年,他曾短暂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之后又回到兰州军区任司令员、军区党委副书记。这一时期,中央军委层面的变化,亦为其打开了晋升通道,郭伯雄完成了正军职向正大军区职级的跨越。

  与郭伯雄同一时期在408工厂工作的另外三位已退休工人则对郭伯雄做出了另一番评价“表现非常一般,道德品质差得很”。三位老工人称,在做学徒工时郭伯雄偷了同事的饭票,有一次还涂改饭票,“这些当时是要做公开处分、要开除的”,但郭为何当时并未受到处罚亦不得而知。

背靠“大树”,经商敛财

1995年至1996年台海危机期间,解放军跨区调动演习,北京军区的表现可圈可点,这为郭伯雄加分不少。

  《棱镜》未能联系到郭伯雄本人或408工厂官方对此段经历的回应。

郭伯雄的儿媳吴芳芳被称为“桐庐的邓文迪”,是郭正钢的第二任妻子。吴芳芳1969年出生于浙江一县城的工人家庭,上世纪90年代做小生意起家。2007年开始,吴芳芳开始在不同地区通过购买招租地块开发项目,以出售商铺使用权的方式获取资金,瑞纺贸易城和五金城都是这种运作模式。她通过子虚乌有的“优惠”政策吸引商户,
5年半攫取15亿资金,据她本人透露,郭正钢被带走后,办案人员从两人杭州的寓所抄出700万现金。

1999年9月,郭伯雄再次奉调进京,任总参谋部常务副总参谋长,并增补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同月晋升上将军衔;2002年,郭当选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直至2012年十八大后卸任。与郭伯雄同时奉调入京的,还有原济南军区政委徐才厚,他的新职务是解放军总政治部常务副部长,并同时增补为中央军委委员。

  此外,外界流传另一个版本是郭伯雄当时在408工厂偷了自行车被发现,但这些退休工人表示并未听到有这回事。上述老工人告诉《棱镜》,郭伯雄退休后,2014年春天曾到408工厂视察,工厂领导带领这些退休老员工欢迎他,这让他们颇为不满,“但厂里一直为出了个郭伯雄为荣”。

吴芳芳2009年开发五金城时,还不认识郭正钢。当年她出人意料地租到了省军区农副业基地这一大片土地后,甚至交不出3000万元的保证金,为此还向他人借了钱。断定吴芳芳拿下省军区的土地和郭正钢有关,或许有失偏颇。租到土地进行开发后,两人由于工作关系相识,这一段“美丽的缘分”,让吴芳芳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两人虽分属总参和总政,前者负责全军军事建设和军事行动指挥,后者主管全军政工和人事工作。在解放军总部任职后,两人工作中开始有了交集。

  陕西柴油机重工有限公司官网亦对此事刊发图片新闻描述,郭伯雄2014年3月30日在视察408工厂时表示“工厂变化很大,都找不到原来工作过的地方了,今天终于了却了多年想回来看看的心愿”。

2012年,吴芳芳想介入生意很好的四季青市场,遭到了五金城业主的强烈抵制。但在2013年,她与郭正钢婚后不久就顺利入主了四季青市场。“单凭她自己能得到这么好的市场吗?”一位业主确认,吴芳芳怀了郭正钢的孩子后,挺着大肚子到军区办公室找到郭正钢,给他施加压力。随后,郭正钢与前妻离婚,并于2012年12月与吴芳芳登记结婚。“婚后两三个月孩子就出生了,可见孩子就是郭正钢离婚前怀上的。”业主李女士说,吴芳芳得到四季青市场后,将租金成倍提高,并且根据楼层不同,一次性收取5年或8年的租金。

2002年,郭伯雄跳过总参谋长一职,率先晋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则只升任总政治部部长。一直到2004年9月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徐才厚才同样晋升至中央军委副主席。

  未来得及升为正式工人,郭伯雄等到了人生的另一处转机。1961年8月,兰州军区到408工厂征兵,郭伯雄参军入伍,随后被分配到解放军陆军第十九军55师164团。

吴芳芳收取的租金,几乎没用在正途上;其租下的土地,大多处也在荒芜状态:瑞纺贸易城生意萧条;五金城成烂尾楼,吴还欠两家建筑公司一亿多元;四季青市场的装修也一拖再拖。业主们曾多次投诉上访未果,2015年元旦当天,五金城的业主们在浙江省军区门口聚集,大呼“吴芳芳还钱”、“郭正钢还钱”。在浙江之外,吴芳芳还曾承包过苏州驻军部队几幢酒楼的经营权,随后转租他人。为此,当地驻军还曾将她告上法庭。

自此,两人开始了长达10年的“搭班子”。

  在这里,他迎来了仕途晋升的快速通道。

在2015年1月20日和业主们的沟通会上,有商户直接询问吴芳芳和郭正钢的关系。吴芳芳没有正面回答,但表示她必须退出,是“因为政治原因不能继续经商”。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此之前,两人的贪腐行为当属小打小闹。进入军委权力中枢后,两人的行为方式与此前大不相同。分析人士称,这两人权力膨胀到一定阶段后,开始进入到陶醉、迷恋、擅权的状态。

  一位曾在408工厂工作,与郭伯雄同时入伍、在沈阳军区服役的人士告诉《棱镜》,郭伯雄入伍后受到关注是其参加部队训练时的一个项目有不错的成绩。这位人士描述,当时部队操练有一个项目是扔手榴弹,郭伯雄能扔到7到80米,而一般士兵多数在50米左右。“他的成绩比大多数人好,这让他有些小名气。”另一位退伍军人亦向《棱镜》表示曾听说过郭伯雄这一特长。

从政路平步青云,全因“退休领导”

在任职总参、总政和中央军委的十多年里,两人在军队人事调动上频频擅权,特别是提拔谷俊山造成了恶劣影响。许多军队在职或退役高级将领认为,郭伯雄和徐才厚应对这些年军队的腐败丛生和蔓延负主要责任。

  入伍后两年,郭伯雄晋升为班长;1964年,本应退伍的郭伯雄被兰州军区吸收为“干部”留在军队,并被任命为164团一位排长;在11个月后,郭伯雄已官至164团参谋。

而谈到“火箭提拔”,则不得不说其子郭正钢。“最年轻的少将之一”、“退休领导的儿子”是曾经贴在郭正钢身上的标签。熟悉他的人曾说:“没有特殊原因,小郭上不到现在的位置。”

  对于郭伯雄在这一时期的快速晋升,上述沈阳军区人士向《棱镜》分析称,首先是其“练武”(部队训练)成绩好,当时兰州军区大比武,郭带尖子班取得了很好成绩;其次,郭家庭成分好,贫苦农民出身,“那时候看出身,不看学历”。该人士同时表示,他了解到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郭“特别听领导的话,领导说啥就做啥”。

公开资料显示,当郭正钢参加工作时,其父亲已是兰州军区的副参谋长。郭正钢参加工作后不久,就到了兰州军区所辖的陆军第47集团军服役。当时,郭正钢是该集团军通信团的一名连职干事,属于基层干部。“他曾经搭过我的车,看上去是一个普通领导的孩子,没有什么特别的能耐。”曾同在47集团服役的张磊这样评价郭正钢。

  1970年至1983年13年间,郭伯雄继续快速晋升,由164团股长成长为第十九军参谋长,级别则由一位副营级军官高升至副军级干部;1985年,第十九军编制取消,郭伯雄进入兰州军区,担任军区副参谋长;1990年,郭伯雄获委任为兰州军区下辖第47集团军军长。

工作上没出成绩、性格也绝非和善,这些都没能影响郭正钢受提拔。2007年,年仅37岁的郭正钢从总后勤部机关调往浙江省军区,成为当时全军最年轻的正师级干部。2011年,郭由政治部副主任转任警备区政委。虽同为正师级,但后者是带兵部队。让郭赴基层代职,其再次提拔意味已十分浓厚。

  无论是在团部、军部还是军区,郭伯雄一直在作战训练部门任职,但是整个军旅生涯,其均未有实战经历。1993年至1997年,他曾短暂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之后约三年回到兰州军区任司令员、军区党委副书记。

2011年底,郭正钢到舟山警备区代职已满一年,他接到去国防大学进修的通知,这通常是大校军官擢升前的信号。2015年1月,郭正钢晋升少将军衔,46天后,他被通报因涉嫌违法犯罪,今年2月军事检察机关已对其立案侦查。

  1999年9月,郭伯雄增补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同月晋升上将军衔;2002年郭当选中央军委副主席直至2012年秋天卸任。

  《棱镜》从专业人士处了解,郭在此期间分管总参及总装,前者主要指责包括组织军队训练、作战及人事调动;后者主要职责则包括陆海空军事装备活动经费审查、监督、审计。

  家族裙带

  从一名义务兵直至成为国家领导人,郭伯雄在军队系统职务迅速升迁的51年中,其家族内的数位兄弟及晚辈也在军队及政府系统内谋得职务。目前尚不知晓郭伯雄是否在此中发挥了作用。

  郭伯雄被查前已早有传言,而这也波及到陕西省民政厅厅长郭柏权。2015年3月11日,一则流传网络上的消息称“郭柏权已被双规”。当日,《棱镜》造访了陕西省民政厅,但未见得其人,该厅对外官员向《棱镜》证实,郭柏权即为郭伯雄的弟弟。

  在郭柏权的官方简历中,其1983年3月参加工作,任职礼泉县以劳养武办公室副主任,这一机构隶属于人民武装委员会,兰州军区、陕西省军分区司令部为归口管理部门,而这一时段郭伯雄的职务为兰州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以此为起点,在30年中,郭柏权一路升迁,历任镇长、局长、县长、副市长等职务,直至陕西民政厅厅长、党组书记。

  上述对外负责人告诉《棱镜》,与该厅前任厅长频繁在外露面相比,郭柏权属于极其低调的。“郭厅长来了两年,也就带我出去两三次,还要求尽可能不要在网络发布照片”。

  这位负责人描述,在担任该厅厅长时,郭柏权显得极其谨慎,“他不沾钱,该由他拍板的他都要党组织来定,他没事。”这位人士表示,陕西省纪委巡视组确实在当月正在对陕西省民政厅进行专向巡视,包括郭柏权在内的处级以上官员均已被叫去进行谈话。

  郭伯雄当时被查的传言似乎让郭柏权有些焦虑,他选择了高调而频繁的露面。3月9日至10日,郭伯权先后到西安市雁塔区二O五所社区、铜川市耀州区照金镇进行调研。这些举动当日即被发布在陕西省民政厅官网头条,并配发多张照片。而这两处地方均为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个月前在陕西考察时到过的地方。

  郭伯雄的另一个弟弟郭伯营亦在兰州军区下辖的陕西省军区谋得职务。《棱镜》调查到,郭伯营在陕西省军区所属企业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担任政委,这家企业的两位职员向《棱镜》证实了其与郭伯雄的兄弟关系。

  该企业1990年由陕西省军区后勤部全资设立,目前注册资金1100万元,设立之初为陕西省军区内部军人物资服务机构,后面向社会开放。目前旗下资产包括西安核心商业区一家总建筑面积7.2万平米的购物中心、两家商场、两家酒店、一家二甲医院以及多家超市及便利店。

  3月11日,陕西军区小寨路干休所8号楼2层一间会议室里,郭伯营参加了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2015年度工作会议。《棱镜》在现场注意到,这位50余岁的男子有着和郭伯雄差不多的身高,并在主席台用浓重的方言向台下近200名中层管理者发布了较长的思想鼓励讲话,比如“要记住我们是国有企业,不管什么样的变化,服务社的存在是肯定的”。一位职员在台下抱怨他没有接受过什么正式的教育,讲话也很枯燥。

  6月中旬,《棱镜》多次拨通了郭伯营办公室的电话,但在听闻询问其兄长的情况时,其迅速挂断了电话。

  在郭伯雄的家族里,最受关注的是儿子郭正刚,其历任浙江舟山警备区政委、浙江省双拥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浙江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正师职)和浙江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副军职)。并在2010年晋升大校军衔;2015年1月晋升少将军衔。然而,仅在晋升少将47天后,郭正钢即被宣布因为涉嫌“违法犯罪”已接受调查。

  除此之外,一位曾在兰州军区服役的人士告诉《棱镜》,郭伯雄家族在陕西省军区谋职的人士还包括其侄儿郭正野及郭正颖。其中郭正野曾任兰州军区钢铁红军师副师长,并在多次抢险救灾中有出色表现;郭正颖则在陕西省军区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武装部任参谋。

  《棱镜》未能联系到两位人士本人证实其与郭伯雄的关系。

  在郭伯雄家族中,《棱镜》了解,郭伯雄的女儿名为郭锋力,这几年在美国工作。而网络传言其名为郭永红,曾为一名军官,后下海经商。

  此外,郭氏兄妹中,其中郭伯荣曾在礼泉县烟草专卖局工作,早几年已经退休;郭慧莲嫁到张则村邻村,目前在礼泉县生活。

  与已落马的总后勤部部长谷俊山在家乡大建将军府、高调著书立说相比,在老家张则村,郭家并未展露自己的权势和财富。

  数十年中,村民们所见的仅有的小小变化也只是发生郭伯雄退休前后。在2012年,由“老三”郭伯荣出面,郭家几兄弟出资拆掉了祖宅,并在原地修建了一栋总面积约120平米的一层平房。这栋青砖红瓦、内饰朴素的房子甚至不及村里普通民宅规模,室内亦无家具,仅在门口摆放两座小石狮。

  数十年中,每年清明郭伯雄都会和郭家几兄弟以及晚辈数十人回到张则村为父母亲扫墓,郭母墓位于张则村一里外的苹果林里,较周边普通坟墓稍显规模。

  与郭家相邻的几位村民告诉《棱镜》,郭伯雄最后一次回到村里是在2011年的清明节,此后数年都没再回来。他们描述,郭回来那次饶有兴趣的和村民们一一打招呼,聊家常,“问问我们家里苹果树收成怎么样,还给大家派发了香烟。”

  郭伯雄这个“大人物”的升迁并未给村里带来实际的“福利”,这让有些村民有些丧气。他们切身感受到唯一沾的光是“村里的水泥路”。数位村民告诉棱镜,2009年,当地礼泉县领导为了迎接郭伯雄回村,几天内就修了一条从镇里回村的水泥路。他们回忆,当时由县委书记现场督阵,县里的搅拌机全部用上,快得地基都没打平。

  《棱镜》致电礼泉县政府希望得到对方对此事的评论,但未得到回复。

  收网“西北狼”

  即使在独子郭正刚被正式公开调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郭伯雄似乎对自己的命运依然乐观。2015年2月,因涉嫌违法犯罪,郭正刚已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棱镜》调查到,在3月上旬,郭伯雄还乘坐专机到达西安,停留数日后在3月11日返回北京。在此期间,其还与自己一位30多年的战友会面。这位与郭伯雄关系紧密的前兰州军区高层、现陕西省高级官员告诉《棱镜》,郭伯雄此次到西安来是探望自己逾90岁的岳母,对方身体不好。

  这位人士表示其去北京市还经常与郭伯雄见面。其透露,郭伯雄当时对于外面盛传的自己要被查传言以及举报信都知晓,但是表现淡定,并称外面的“谣言”是因为军队内有人故意要斗他,但其相信现任中央领导人。

  “他和徐才厚是不一样的人,年轻时很优秀”,这位官员对于外面的传言有些愤慨。一位陕西军区的人士对郭伯雄的评价则是:在军中,郭伯雄的“道行”比徐才厚高很多个段位,用一个字形容他的特征就是“滑”。

  郭伯雄被查刷新了十八大以来军方落马最高级别领导干部,亦是十八大以来军方落马第二位副国级干部。而如今回溯,对于郭伯雄的调查从2014年上半年既已开始。

  最初的迹象是2014年7月7日,这一天,兰州军区公开宣读了多位大军区级将领职务调整。李长才卸任兰州军区政委,职务由原任军区副政委的苗华接任;范长秘转任副政委,其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职务由来自济南军区的徐远林接任。此外,兰州军区同时还有3名军官由少将军衔晋升为中将军衔,另有7名军官由大校军衔晋升为少将军衔。

  在进入中央军委之前,郭伯雄在兰州军区有长达34年的履职经历。这些动作格外引起外界关注,因为徐才厚落马之前,他曾长期服役的沈阳军区2014年1月底同样进行了频繁的高层人事调整。

  2014年12月,在5个月前调整职务的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同月,郭伯雄原秘书刘志刚不再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履新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其在2003年1月至2004年11月任央军委郭伯雄副主席办公室正师职、副军职秘书。

  2015年3月2日,据中国军网消息,军队权威部门对外公布,郭正刚因涉嫌违法犯罪,2015年2月军事检察机关已对其立案侦查。次日,路透社发布援引两处独立信源指据与军方关系密切的信源向其透露,郭伯雄正在接受中国官方的调查。

  郭伯雄案收网的高潮是在2015年3月份的两会。3月5日,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被问及是否还有更大老虎,以及郭正钢是否涉及更高级别人物时,回复“你懂的”。政府官方前一次对外作出这种回复是被问及是在周永康落马前。

  最终,7月30日,水落石出。与他的前同事,另一军队大老虎徐才厚宣布被调查、开除党籍处分、移交司法在7个月中完成相比,郭伯雄在一夜之间,完成了这“三步走”,结束了“西北虎”的传奇。

  来源:腾讯

admin www.bifa9999.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